玩着长大的孩子更出色

2019-03-21 17:19

因为工作的缘故,我在学校开发了一门“玩”的课程,很受欢迎。在“玩”的课堂上,学生们在欢声笑语中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在我看来,玩是孩子最天然的学习方式,是孩子和世界展开对话的独特手段。于是,“玩”经常被我带回家——我和女儿一起玩汉字、玩古诗、玩音乐、玩英语、玩数学和玩科学。

玩古诗

蜀道难不难?昏鸦是什么鸦?

女儿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学校要求背诵的28首古诗中,有1首是李白的《蜀道难》。其实,我对小学生背诵《蜀道难》是持保留意见的,因为这首诗有洋洋洒洒295字之多,且毫无格律可遵循。

幸好,有“玩”这个工具。我利用万能的网络,发现这首诗已经被不同的方式演绎过了:有端凝厚重的播音员版本,有哼哼呀呀的说唱版本。女儿听了几个,一下子看中了其中一个发音清晰、节奏跳跃轻松的版本。我们用它来当作每次开车出行时的旅途音乐,虽然每每堵车“行路难”,但是“蜀道”不再难了。这样一来,女儿也就连唱带背地记住了整首诗。

还有一些诗歌,画面感特别强,易于视觉化。比如女儿在背诵到《天净沙·秋思》时,我们发现这首诗中的意象特别多,就约定用搞笑的方式画出来。女儿超级喜欢这个主意,欣欣然去画四格漫画了。待到画作完成,我笑倒在地!画面上,歪脖树哇哇大哭,树下躺着一只昏倒的鸭子,两脚朝天!

玩单词

字母地垫让女儿在运动中记单词

“小乌龟富兰克林”是很多小朋友喜欢的加拿大动画片。动画片中有一集讲述了小乌龟富兰克林克服重重困难,终于学会了单词的拼读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、来自英语国家的小乌龟,富兰克林拼读起单词来都要费劲周折才能拿到满分,更何况非英语国家的小孩儿了。

幸好现在是电子商务时代,我在网上发现了字母地垫这个好东西,26个字母各占一格。从此以后,拼读单词成了我家的一项运动。比如说DOG(狗),女儿坐在O上,左手搭在D字母上,右手伸长去够G。至于ELEPHANT(大象)这种长一些的单词,就需要女儿动手、动腿、动脑和动头发了。如果遇到更长的单词,我们就全家齐上阵,通力合作,完成拼写运动。

除了单词拼读游戏,大多数的英语玩法都属于“即插即用”型,也就是我们只需开动脑筋,套用熟悉的游戏即可。比如Body(身体)主题,我套用了盲人摸象的游戏;Family(家庭)主题则改编了猜灯谜的游戏。

玩思维

无处不在的“定向越野”和“密室逃脱”

女儿现在11岁,“定向越野”和“密室逃脱”是目前最受这个年龄段孩子喜欢的游戏。这两个游戏的玩法相似,都是通过解谜,最终到达一个设定的目标。

对于小小孩,“公主和龙”是很好的故事背景。稍大的孩子会比较蔑视这个主题,可以换成本阶段孩子最喜欢阅读的书,或者着迷的动画片中的人物和背景。

比如有一段时间,我女儿比较喜欢“小马宝莉”,而现在最喜欢的是“星蝶公主”。有时候,我们通过对线索的观察、思考和推理,让孩子帮星蝶公主解决问题,挥舞魔棒,回到她的出生星球。

有时候,我们会在周末挑选一处地方,把事先写好的纸条像藏复活节彩蛋一样,藏在各处。与彩蛋不同的是,这些纸条互为线索,共同指向目的地。

比如在一号地点设定智力问答,答案就是二号地点的方向;二号地点设定成语接龙,接出来才能获知三号地点的具体位置;三号地点设定数学题,答案是通向四号地点的距离……

春和日丽的时候,我们还会邀约上三五好友,组队PK。体力锻炼的同时,我们叽叽喳喳地享受着脑力激荡的满满收获感。

玩戏剧

孩子喜欢听故事和演绎故事

从格萨尔王、摩诘婆罗多,到伊利亚特、失乐园,人类对故事的喜爱是不分族群、不分地域的。孩子喜欢听故事,更喜欢参与到故事中来——唱故事、跳故事、讲故事和演故事。从典范英语的短片,到语文书上的课文,从化石的形成,到蜂王的一生。

有一年,我们在清华大学看到了一组硅化木,她对于木头修炼了两亿年变成石头很感兴趣。我赶紧百度了硅化木的相关知识,然后提议她扮演一棵树,我扮演水,现场演绎木化石的形成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都感受到造物的神奇。

我发现,经过亲自演绎的知识,记忆会颇深,甚至我这个记忆力严重衰退的老母亲直到现在还记得硅化木的成因。科学家富兰克林曾经说过:“告诉我,我就忘了。教我,我记得。让我参与,我学习。”可见在认知过程中,最高效的方式就是参与其中。通过演绎,孩子把自己代入情境中,想学不会都难呢。

本文由"口袋家校"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:口袋家校,来源:http://www.koudaijiaxiao.com/News/201903/0321101R019.html

口袋家校微信号

微信关注

城市合伙人

城市合伙人